当前位置 : 首页
>> 民政信息 >> 媒体关注

93岁老党员呼吁社会积极“献宝”

发布日期:2019-12-16 14:03 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嘉兴日报

“他们很妥善地保管着我捐赠的自行车,希望有更多的人愿意将类似的物件分享出来,一起还原那个年代。”近日,一位曾经将一辆“价值不菲”的自行车捐给嘉兴南湖革命纪念馆的老人,在社区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再次来到了纪念馆,就展品保管问题进行了咨询。

“这辆车很宝贵,在当年也很难得。”老人叫汪振民,今年93岁,家住南湖街道民北社区。2007年,他带着自己心爱的自行车参加了《嘉兴日报》开设的活动栏目《寻找嘉兴现存最古老的自行车》,“这是当时获得第一名的荣誉证书,作为奖品,活动方还另外送了我一辆可以折叠的自行车。”谈及当年的评比活动,汪振民心情大好。

这是怎样的一辆自行车?又拥有什么样的价值呢?汪振民继续介绍,这是他在1952年购买的从前西德进口的钻石牌自行车,因为自己当时是民丰纸厂的在册职工,所以可以向厂部分期付款购买。“但不是所有人都买得到的,而且在当年,265元的价格也不是所有人都承担得起的。”汪振民回忆,“当时,整个民丰纸厂只有两辆黄包车和两辆自行车。”“265元”是什么概念?“抵得过普通职工大半年的收入吧!”汪振民说。

“我年纪慢慢大了,骑自行车不安全,后来它就被闲置了。”汪振民说,很多朋友在报纸上看到了评比活动,想购买这辆车,“我不想卖给他们,卖给他们的话以后可能就见不到了。”那要如何妥善处置这辆“宝贝”自行车呢?汪振民开始考虑。

2010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汪振民来到南湖革命纪念馆参观,在关于上世纪50年代生活用品展示区,他看到了一些和他的自行车“年纪相仿”的物件。“我想办法联系了纪念馆的工作人员,想问问他们是否需要这辆车,他们考虑过后,接受了我的心意。”老人从柜子深处找出一本《捐赠证书》向记者展示。

“后来有一次,我去展区参观,发现我的车在介绍标签上并未写明来源。”汪振民面露惋惜,担心纪念馆没有妥善保管好自己的物件,与多数展品随意堆放一处导致展品相关信息丢失。近日,汪振民向民北社区工作人员发出求助,想知道收藏于纪念馆的展品究竟是否得到妥善保管?

“展馆展品较多,展示区域有限,不能作过多的修饰对展品进行描述,只能做出大致归类。”在民北社区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汪振民来到南湖革命纪念馆,见到了自己的爱车,纪念馆相关负责人解释,在展品的后台信息系统中,各展品的来源等内容记录得十分详细。得知情况后,汪振民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“捐和卖不一样,捐给南湖革命纪念馆,下一辈的人还能一直看见它,能直观地感受到我们当年的生活。”汪振民说,看到纪念馆的工作人员能够妥善保管这些物件,相信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将这些东西捐献出来,它们也就会发挥出更多的价值,那些历史会被更好地还原出来。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93岁老党员呼吁社会积极“献宝”
发布时间:2019-12-16

“他们很妥善地保管着我捐赠的自行车,希望有更多的人愿意将类似的物件分享出来,一起还原那个年代。”近日,一位曾经将一辆“价值不菲”的自行车捐给嘉兴南湖革命纪念馆的老人,在社区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再次来到了纪念馆,就展品保管问题进行了咨询。

“这辆车很宝贵,在当年也很难得。”老人叫汪振民,今年93岁,家住南湖街道民北社区。2007年,他带着自己心爱的自行车参加了《嘉兴日报》开设的活动栏目《寻找嘉兴现存最古老的自行车》,“这是当时获得第一名的荣誉证书,作为奖品,活动方还另外送了我一辆可以折叠的自行车。”谈及当年的评比活动,汪振民心情大好。

这是怎样的一辆自行车?又拥有什么样的价值呢?汪振民继续介绍,这是他在1952年购买的从前西德进口的钻石牌自行车,因为自己当时是民丰纸厂的在册职工,所以可以向厂部分期付款购买。“但不是所有人都买得到的,而且在当年,265元的价格也不是所有人都承担得起的。”汪振民回忆,“当时,整个民丰纸厂只有两辆黄包车和两辆自行车。”“265元”是什么概念?“抵得过普通职工大半年的收入吧!”汪振民说。

“我年纪慢慢大了,骑自行车不安全,后来它就被闲置了。”汪振民说,很多朋友在报纸上看到了评比活动,想购买这辆车,“我不想卖给他们,卖给他们的话以后可能就见不到了。”那要如何妥善处置这辆“宝贝”自行车呢?汪振民开始考虑。

2010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汪振民来到南湖革命纪念馆参观,在关于上世纪50年代生活用品展示区,他看到了一些和他的自行车“年纪相仿”的物件。“我想办法联系了纪念馆的工作人员,想问问他们是否需要这辆车,他们考虑过后,接受了我的心意。”老人从柜子深处找出一本《捐赠证书》向记者展示。

“后来有一次,我去展区参观,发现我的车在介绍标签上并未写明来源。”汪振民面露惋惜,担心纪念馆没有妥善保管好自己的物件,与多数展品随意堆放一处导致展品相关信息丢失。近日,汪振民向民北社区工作人员发出求助,想知道收藏于纪念馆的展品究竟是否得到妥善保管?

“展馆展品较多,展示区域有限,不能作过多的修饰对展品进行描述,只能做出大致归类。”在民北社区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汪振民来到南湖革命纪念馆,见到了自己的爱车,纪念馆相关负责人解释,在展品的后台信息系统中,各展品的来源等内容记录得十分详细。得知情况后,汪振民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“捐和卖不一样,捐给南湖革命纪念馆,下一辈的人还能一直看见它,能直观地感受到我们当年的生活。”汪振民说,看到纪念馆的工作人员能够妥善保管这些物件,相信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将这些东西捐献出来,它们也就会发挥出更多的价值,那些历史会被更好地还原出来。